Malignant Mesothelioma
Malignant Mesothelioma

 

   

聖本篤堂成長史

  

沙田堂區的發展簡史

八十年代,沙田發展成為第一個新市鎮。當時,沙田只有一個堂區:聖歐爾發堂(原名為聖心堂),教區為確保天主教團體在沙田的持續發展,教區在八零年向政府申請一幅位於沙田圍的土地來興建一間新聖堂。經過十年的漫長歲月,申請才獲得接納。

八五年,教區開始計劃將沙田分成三個堂區,每個堂區有自己獨立的架構和中心。那時,有人捐出一幅位於沙田火車站後面的土地給教區,教區準備利用那幅土地去興建一個朝聖地點、一間避靜所和會議中心,以及一間聖堂。可惜最後因一連串的事故,這項計劃無法實行。

八七年,教區正式決定在沙田建立三個堂區。原來的聖歐爾發堂區,負責獅子山隧道往九龍方向,包括大圍至石梨貝水塘等地。另外兩個堂區,起初稱為準堂區,就會照顧沙田其餘地區。第一個堂區是位於聖華學校的華福堂(中華殉道諸聖及真福彌撒中心前身)負責城間河以北地區,即由沙田火車站一直至中文大學地等地,由周偉文神父擔任該堂的第一任司鐸。第二個堂區,就是聖本篤堂,負責照顧城門河以南的地區,即由獅子山隧道公路一直至亞公角等地。

 

聖本篤堂區的定名、建堂簡史

瑪利諾會的楊正義神父於一九七三年底到香港,八七年時正在香港仔聖神修院任教,同時負責教區禮儀委員會的事務,一直居住在九龍李鄭屋邨的聖老楞佐堂。

主教察覺到楊神父很有興趣和渴望參與堂區工作,便邀請他商討有關建設新堂區的事宜。當楊神父問及新聖堂的名字時,主教告訴他還未取名,希望他提供一些建議。經過幾星期的討論和思考,在楊神父心中已有幾個選擇,第一個是「耶穌升天堂」,這似乎是一個很好的名字;直至有一天,他發現,將來接電話時,說出:「升天堂」時,可能會給一些人帶來不安的感覺,所以便將這名字放棄了。另一個他也很喜歡的是「諸聖堂」,因為他很喜歡十一月的諸聖節,而且十一月的天氣通常都很好,但發覺旺角有一間聖公會聖堂用了這個名字,於是,不想令人混淆,便放棄了。

有一天,楊神父和一位神父談天,談到香港的牧民工作。該神父說:「香港人真正需要的是一個聖本篤。」楊神父頓時被他這句話打動,因為他白當中的意思:聖本篤是其中一位修道生活的創辦人,是位非常務實,腳踏實地的人。他深明,在工作環境和俗世中去接近天主是十分重要的,他的座右銘是「祈禱和工作」。他不是神職人員,熟悉俗世生活。

主教通過以「聖本篤堂」作為堂區的名字,並委派楊正義神父去建造這個堂區。周偉文神父、田義神父和他多次聚在一起去討論及了解沙田的發展、他們的資源,以及怎樣劃分新堂區的範圍。

一九八七年八月廿九日,胡振中樞機就在聖歐彌發堂的主保瞻禮中(八月最後一個星期六)正式宣佈將聖歐爾發堂劃分成三個堂區,並委任及介紹新堂區司鐸。聖本篤堂正式成立。

 

【 喜賀堂區成立日 三百信眾共首祭 】

 一九八七年九月六日主日,在乙明邨聖母無玷聖心書院的有蓋操場,舉行了聖本篤堂區的第一台彌撒。這實在是難忘的一天。

當時的主任司鐸楊正義神父在本堂十周年紀念特刊《心路》中撰文憶述:

首祭的前一天,聖母無玷聖心書院的員工向神父查詢要放置多少張椅子,他告訴他們一百五十張就可以了。

首祭於九時正開始時,只有五十人參與,但在十分鐘內,已座無虛席,於是那些負責後勤的兄弟姊妹再拿出一些椅子,如果,放在儲物室的三百張座椅全都拿了出來,這真是一個極大的鼓舞。「這是我第一次和這個新團體接觸,而我的害羞被人們的親切、友善緩和了。」

 

【聖母無玷聖心書院】:堂區的搖籃

聖母無玷聖心書院可以說是我們堂區的搖籃。在這裡,我們堂區舉行了第一批嬰孩洗禮,舉辦了第一屆兒童主日學,度過了第一個春節團拜。

直至新聖堂建築物於一九九三年二月啟用以前,中學的有蓋和露天操場(當年不能借用禮堂,是因為禮堂天花有「石棉瓦」,不能使用。),一直是堂區主日彌撒、重大慶節禮儀及四旬期每周五拜苦路的場地。雖然這裡夏天沒有冷氣,但有微風略為送爽;而冬天寒風颼颼,更令人珍惜人與人相聚的溫暖;雖然聽得到馬路上汽車馳過的隆隆作響,以致禮儀要待車聲過後才繼續進行,但也聽得到樹上的小鳥啁啾與聖詠和唱。堂區就在這簡樸親切的自然韻律中成長。

我們實在非常感激學校同意讓我們使用一個在後台的化妝間,擺放我們的彌撒經書和彌撒用品,也給我們一個儲物室,去存放祭台及椅子等。學校更讓我們在主日時,使用醫療室作臨時的祭衣房,並借出五個課室作為主日學的教室。在這長達六年的時間,為一間學校去容納另一個外來團體,使用他們的地方,的確是很大的犧牲及包容。

 

眾裡尋「她」千百度

楊正義神父在『心路』中的「堂區簡史」中記述:

「我每天都會嘗試在堂區範圍內的大街小巷尋找一個合適的地方作為辦公室。有很多天,明愛的黃先生(區域市政局成員),伴我一起去找。我們在沙角、博康、富豪、第一城等地方看過很多鋪位。對於設施缺乏的情形,我越來越有挫折感。我繼續祈求天主幫助我們。有一天,我和黃先生在勵城花園找到一個剛建成出租的地鋪。教區要求我們找到地方一定要買,不可以租;而那鋪位需要近四百萬港元。我覺得一個這麼小的鋪位,價錢實在太昂貴了。我不能說服自己去接受這個價錢。

我是一個經常追求完全的人。我覺得最完美的堂區辦事處應是有便利的地點,公開的,讓很多人能看見,在一個安全的地帶,能夠容納會議室、辦事處等!

十一月中的一個早上,我心情頗為不佳,於是我決定由聖歐爾發堂(楊神父當時暫住)一直步行到第一城,並沿途探望一些教友。我一面行一面向聖本篤祈禱,我告訴他我已盡了力,現在輪到他。當我循著花園城的轉角行到油站,我發現翠麗花園就在我的面前,這是一幢新入伙的大廈。那些鋪位都在門上貼上「租售」的告示,我對自己說:就是這裡了!地鋪,似乎夠大,雖有少少隔涉,但光線充足,對面有個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油站,我很快地抄下電話號碼和公司資料,然後到油站致電教區。當天晚上,教區的律師就在草擬文件。這個連車位的鋪位就以八十五萬元成交!幾天之後,買賣工作終於全部完成。我得到一位前政府則師李國熹先生的幫助去設計這個堂區中心。教區很久沒有用鋪位作為堂區中心,這可算是近年的第一次。而我們終於可以向前邁進,聖本篤也盡了一分力!」

 

堂區中心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廿七日,堂區中心的裝修工程將近完成,並鐵定於聖家節那天正式開幕。主教委任了主教代表曾慶霖神父作開慕慶典的主禮人。很多本堂教友都幫忙清潔堂區中心,為慶典作準備和佈置。「一夜之間,將沙塵滾滾的地方煥然一新,成為一個舒適優雅、充滿上主恩寵和共融的大家庭。

堂區中心的開募儀式在中心門外的行人道上舉行,有很多嘉賓蒞臨,並吸引了不少過路人的注意。

堂區中心包括一個聚會地方、本堂神父辦事處、接待處、儲物室及一個放置了聖體的小聖堂。每次的平日彌撒,及首瞻禮六的朝拜聖體等活動,總會有六七十人擠在辦公室、樓梯和閣樓參與。」

這個小小的單位,一直擔任著堂區心臟角色達五年多,直至現時的聖堂建築物落成,才完成它的歷史使命。

 

  現有建築物的興建

溯現時沙田崗背街的堂址,政府早於多年前批出相贈,因事隔多年突然需索,教區與地政署書信往還討價還價經年。

隨著堂區中心的運作開始安頓下來,另一件最急切的事立即要展開,就是成立一個建堂小組,開始為即將在沙田圍興建的新聖堂籌募經費,也要在設計及設施方面給予意見。當年是小組主席是李鴻恩先生(也是二十年後的今天,籌募堂區維修基金的召集人),舉辦了很多創意的籌款活動,如百萬行、售賣聖誕咭、跳蚤市場等,共籌集了近四百萬元,用作新聖堂室內的設備和特別的裝飾,如聖像、十字架等等。

雖然教區願意支付所有建堂的基本費用,楊神父覺得本堂教友必須對建堂有歸屬感。他們不應只是被動的接受者。能夠一起去組成一個堂區,是在任何一個堂區的生活中非常難得的機會。在這過程中,聖本篤堂的教友表現出熱誠和慷慨。

最大挫折和最費精神的過程,是與則師樓和地政署交涉。則師樓給我們二十個初步設計,但都不合心意,於是我們自己去處理及給他們怎樣將實用面積擴至最大的基本概念。因設計問題上的種種困難,不但拖長了工程時間,亦令大家付出了無法估計的精神和心力。結果,則師樓提供的天窗和庭院設計,為我們製造了一個令人欣喜、最受歡迎的大堂。

一九九零年,我們終於收到地政署地稅建議之完成,並可交給教區考慮的消息。這幅地的地價是二千四百萬元。幸好教區已預備了這一筆龐大的數目,這幅地就此成交了。

九零年十二月三十日由當時的林焯煒副主教主持動土祈福禮,並請晃安公司展開地基灌漿工程,工序期間影響鄰近全輝中心兩間地鋪有裂縫,及巴士站路面出現空隙,屢接投訴。九一年底灌漿地基工程完成,九二年招標工程開始,得瑞昌建築公司承建,預算九二年十一月完成。惜因建築上種種問題,峻工曰期屢受拖延。
兩年多後,五層高的聖本篤堂正式落成,九三年二月二十日,由已故的胡振中樞機、已故的廣州鄧以明總主教、一位訪港的南非總主教聯同八十多位神父主持獻堂大典。聖本篤堂正式在沙田區展開傳教事工。

 

聖本篤堂初期的牧民工作

堂區成立初期,楊神父就強調堂區建設應該是由神父和堂區的代表共同策劃的。「於聖母無玷聖心書院舉行的第一次堂區牧民會議,是由各善會會員組成的。由當時第一個會議起到現在的會議,我時常都被每一位成員的貢獻、那份開放和願意嘗試各種方法的熱誠所感動。

最初幾個月,我們設立了一個堂區聯絡系統,嘗試將堂區消息和活動送到各堂區教友的家。在每一個屋邨和地區,我們都有聯絡員去傳遞訊息。每個主日在彌撒後,住在同一個屋邨或地區的人都會被邀請留下,彼此認識,共同瞭解堂區的發展情況。傳揚福音的需要和邀請新人進教,是每一個堂區最重要的工作。我聯絡了教區教理中心,請他們給我一份曾在那裡就讀過,而又住在沙田的學員名單。孫志生先生答允為聖本篤堂區成立第一個慕道班。」   

 

  中華殉道諸聖彌撒中心

八七年年九月,華福堂正式在禾輋邨的聖華學校內成立,周偉文神父為首任的主任司鐸。初期在學校六樓禮堂舉行感恩祭,1990年10月起至今,改在學校地下禮堂舉行。

由於教區神職人員短缺,教區不得以於1999年6月20日宣佈將華福堂改以彌撒中心的形式運作,命名為『中華殉道諸聖彌撒中心』,並納入聖本篤堂區的範圍。

(節錄自聖本篤堂十周年紀念特刊『心路』)

 

感謝主! 讚美主!